11月会员活动导航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心脑血管科 >> 高血压病 >> 高血压的新闻

刘力生教授:高血压指南,不能纸上谈兵!

来源: 广州九生元新特药房 发布时间:2020/10/18 7:40:59

 

  作为中国高血压联盟终身名誉主席,并担任7年世界高血压联盟主席的刘力生教授,现已93岁高龄,她身体健朗,精神矍铄,依然奔赴于高血压防治工作第一线。2012年,刘力生教授被授予国际高血压学会罗伯特·蒂格斯泰特终身成就奖,是46年来第一位获得此荣誉的亚洲人。


  很多人不知道,刘力生教授20多岁时,就已患有高血压,几十年来,她将自己的血压一直控制在正常水平。刘力生教授认为,自己才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如果自己不重视自己的血压,他人再怎么说都没用。


  刘力生教授自己多年的高血压管理经验,也契合了今年世界高血压日的主题——“准确测量,有效控制,健康长寿”。“中国高血压的知晓率并不高,因此我们将高血压防治重心放在了提高知晓率上面,但是仅仅知道了高血压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控制住,测量血压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控制血压,并不是简单地记录血压计上面的读数。”刘力生教授说。


  这辈子和高血压“杠”上了!


  刘力生教授的父亲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受他的影响,刘力生也坚定地选择报考了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后,刘力生被分配到了解放军胸科医院(阜外医院的前身)工作。


  1960年,全国大跃进运动提出“高山低头,河水让路”,在卫生界也提出一个概念“高血压低头,肿瘤让路”,如何实现“高血压低头”?


  光靠阜外医院一家的力量是不够的,在和药物研究所、基础所的合作下,创立了12人的高血压协作组。


  文革时期,正值全国倡导向工农兵学习,到工厂、农田去。同大多数学者一样,刘力生带着高血压协作组内的成员下派到首钢接触炼铁工作,工作之余给工人监测血压。


  这一测便敲开了高血压领域的大门,刘力生一行人发现,首钢里有许多工人的血压普遍很高,但仍然在拼命地劳动,“这样下去不吃药可不行,”刘力生说。


  可是工人们对高血压以及心血管疾病并不知晓,说不出其所以然,尽管首钢的10余个分厂均配备了保健系统,但保健系统里的工作人员也并未充分认识到高血压等心血管疾病。


  接下来,刘力生教授一行人与首钢的保健人员开展了首钢地区工人高血压的防治工作,1969年-1970年间,刘力生等人对首钢15个厂的10450名职工进行了高血压普查,高血压的患病率为11.17%,调查出来有1000多名高血压患者[2],对这部分人群真正实行了“送药到口”,刘力生教授说:“担心工人们的服药依从性不佳,送完药还得看着工人们把药咽下去才行。”


  1982年刘力生教授在世界卫生组织(WHO)“轻型高血压会”上报告首钢高血压管理5年和10年的随访结果,赢得了国际的认可。至1998年,首钢人群脑卒中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下降了54.7%和74.3%[4]。


  “实际上,我们抓住了这个机遇,高血压是个无形的杀手,你必须主动去找‘它’,等‘它’来找你的时候已经晚了,”刘力生教授说到。


  不让指南纸上谈兵,不让患者来跑腿


  高血压是一个独立的心血管疾病,又是冠心病、动脉夹层等心脑血管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是世界范围内单病种中首位的致死、致残原因。在一项10组人群的前瞻性调查研究显示,收缩压每增加10mmHg,缺血性脑卒中风险增加47%,出血性脑卒中风险增加54%,冠心病发病风险增加28%!


  “一旦高血压露出马脚,这个病就麻烦了。”刘力生教授说,“过去我们对高血压的宣传不到位,很多有高血压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得了高血压,作为高血压领域的医生是有责任的。”高血压的并发症危及心、脑、肾等器官,长期管控不佳的高血压患者脑卒中、心肌梗死等病的发生率大大增加,而这并不是刘力生教授所希望看到的。


  数据调查显示,我国高血压患病人数约为2.7亿,但疾病知晓率仅为51.5%,另外在健康中国行动规划中也提出了高血压防治目标,到2030年,30岁及以上居民高血压知晓率不低于65%;高血压患者规范管理率不低于70%。依据目前的高血压防治状况,离目标是否遥遥无期?


  “光靠三甲医院来开展高血压防治工作,实现目标是不现实的,应将主要的高血压防治工作落实社区、落实基层!”


  2009年我国第一部面向基层(城镇社区和乡村卫生服务机构)的国家级权威实用性高血压防治指南出炉。然而,令人唏嘘的是,刘力生教授谈及,仍有一部分基层医生并不知晓高血压基层防治指南,甚至根本不知道有高血防治指南!


  一部为基层医生指导的高血压指南,基层医生却不知晓,那么指南制定的意义何在?刘力生教授认为,光是停留在高血压指南的制定上,那就是在纸上谈兵!


  如何让高血压指南落实基层?刘力生教授说到:“我们国家已有《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和《中国高血压基层管理指南》,对于指南的宣传我们也在不断开展,但是“高血压防治的最后一公里”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完成,对于边远地区的基层医生,我们应当考虑实际情况,如何简化流程,把工作落实到基层医生,把最普遍的办法、最便宜的药物普及到基层,让基层医生能够立刻投入治疗,让高血压患者不用大老远来三甲医院就可以得到规范的降压治疗,这是我们目前所需要解决的问题!“


  2018年,刘力生教授多次亲自奔赴河南,在全省推行高血压防治路径,在河南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高血压患者在基层得到了合理的降压治疗。刘力生教授的一生都在为高血压研究所奋斗,为高血压防治“最后一公里”奔赴。


  文章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来评论

【已有人参与】
验证码
药师在线服务
全国客服热线:400-693-119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 8:00-21:00
请扫描微信平台